《香蜜沉沉烬如霜》:固城王的野心在他放出穷奇、谋害魔尊时已经昭然若揭,他就是想先统治魔界,然后一统六界。但中间夹了个懦弱的卞城王,一直维持着魔界与天界的和平,这让固城王心生不满,于是设计在卞城王的府邸下毒让魔尊当场吐血身亡,然后嫁祸卞城王。这次他的目的很明显,就是除掉魔尊和卞城王,自己当魔尊。

这一切都是固城王的阴谋,陷害卞城王之后立马派人抓鎏英,他是要斩草除根以绝后患啊,不过鎏英也不是泛泛之辈,从来人的谈吐举止就看出了这是对方的圈套,和来人大战之后,在暮辞的帮助下,鎏英到天界搬救兵,其实她的内心也是矛盾的,一方面她和天界天帝没打过交道,另一方面魔界现在全是固城王的人,他只能硬着头皮去天界试一试。

没想到鎏英到了天界把自己父王的遭遇说了之后,天帝却是各种与之周旋,始终不愿意出手相助,此时的鎏英也是气急了,跟天帝说了很多重话,幸亏润玉聪明为之开脱,让太巳仙人先把一肚子火的鎏英带了下去,润玉的心机是众所周知的,这次看似她在为鎏英和卞城王说话,实际他的心里却想的是怎么让自己去魔界解决此事,以此来收复魔界的心,巩固自己的地位,为自己的霸业更进一步。

此时的润玉在为自己做打算,没想到月下仙人也跟天帝说了应该要维持天魔两界的和平,应该派人去,润玉本想月老这次算是帮了自己一个忙,可没想到天帝问派谁去的时候,润玉本想自荐却被月老抢了话,月老推荐让火神旭凤前去,原因是火神更熟悉魔界事务,天帝直接答应了。其实天帝也有自己的盘算,旭凤被禁足也已满月,对他的惩罚也够了,况且润玉这段时间一直掌管天界兵权,他不能厚此薄彼一直关着旭凤。

旭凤领天命下魔界帮魔界调查魔尊殒身真相,固城王虽有不满,但是毕竟天帝为六界之主,他现在还没有足够大的势力去与天帝抗衡,因此答应给旭凤三日去调查真相。魔医根据魔尊的死状判断出是他是中了绛珠草之毒,但根据鎏英所说此毒能毒害魔族中人,七万年前魔族就将其一把火烧了,七百年前想再培育此草的药王离川也失去了踪迹。根据绛珠草生长环境,旭凤等人找到了绛珠草以及药王离川,旭凤也因此推断出了是固城王谋害了魔尊,但证据不足。此时固城王慌了,上天界求助,把罪责都推倒离川身上,天帝以找出真凶为由把旭凤召回天界。

旭凤回了天界,天帝将五方兵权再次交于旭凤,邝露听闻此事很是不满,但润玉一语道破,天帝只是为了他和旭凤两人权力互相制衡。为了安抚润玉,天帝以旭凤和固城王结怨深为由,派润玉下魔界代其恭贺固城王继任魔尊,润玉看破却不点破一切,他知道这都是天帝的制衡之术。

固城王在魔界毒杀魔君,天帝先派旭凤下去调查真相,但只揪出一颗棋子便急召其回天界,又派润玉下魔界,代他向固城王继任新一任魔君表示祝贺,这一切看似合情合理,但这都是天帝为制衡各方势力所用的心机而已。旭凤下魔界只为还卞城王一个清白,让魔界固城王和卞城王互相制衡,不能一方独大,真相对于天帝其实并不重要。而后把五方兵权交于旭凤,不仅安抚了旭凤被关情绪,更是削减了润玉手中兵权,这让他们兄弟二人互相制衡。安排润玉下魔界,只是为了安抚润玉,让其不要心生不满,让其更好为自己效力。

香蜜:固城王叛变,天帝先后派旭凤、润玉下魔界,只是为了各方权力制衡,说白了,润玉和旭凤只是天帝的棋子而已,有道是天家无情,此话一点不假。

首页体育